您的位置:四川统一战线 > 视界 > 正文
《视界》:创新带来中国经济发展新动力
http://www.sctyzx.gov.cn/  (2015-11-20 16:55:00)  来源:
分享到: 更多
 

创新带来中国经济发展新动力

【美】康多莉扎·赖斯

 

  【推荐理由】经济增长在今后会与创新紧密相关。创新能够带来经济发展的新动力,如今我们必须要理解这一点。这也是一个真理,对很多国家而言,这都是必经之路。

 

 

 

 

21世纪需要创新、创造力和创业紧密结合

 1988年我就曾来过中国,当时北京的街道能看到的汽车并不多,自行车的数量非常庞大。但现在,似乎汽车更多一些,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经济的发展在过去30年非常之快。我们非常清楚中国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方向在哪儿,当然在贸易、商业、教育等领域。中国的未来不仅仅依赖于经济的增长,经济的增长也不仅仅依靠低成本劳动力,也不能仅依赖于出口和投资,中国经济今后应该更多地依赖于创造力、创建企业和创新精神。

 经济增长在今后会与创新紧密相关。创新能够带来经济发展的新动力,如今我们必须要理解这一点。这也是一个真理,对很多国家而言,这都是必经之路。

19世纪,我们依靠从地下获取的资源获得了很大的成功。在20世纪,出口和加工业诞生了很多新公司,很多人通过制造业、加工业获得了成功。但在21世纪我们必须做出改变,必须将创新、创造力和创业紧密结合。而实现这三者的结合,则需要靠创业教育。

我们还需明白两个现实。首先,技术对一个国家来说非常重要。我们现在面临很多社会问题,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不再是用传统方式可以获得的。所以,社会治理问题非常严峻,环境问题也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,这些都需要依靠新技术来实现。

其次,创新对治理非常重要。民众会越来越不满意于当前,他们有越来越高的要求,希望政府解决这些问题,但如果没有高素质的人才就很难解决这些问题。我们如何利用自己的能力是非常关键的,我们必须要智慧地解决问题,这对国家的成败是关键所在。

一个点子变成方案需要好的环境

思考创新和创造力,关键在于要有好的方法和点子,把它转化成解决方案,最后进入商业化运作,人们才会去购买。比如很多人会想到人们需要一个可存储信息、可听音乐又能具备金融支付功能的新终端设备,但要考虑的还包括消费者如何更加容易携带这个设备,如何进行商业化运作。最后获得成功的点子很可能就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包括政府治理的问题以及我们传统做事的方式。

现在我们遇到的一个问题是,怎样的环境才是最好的、最有利于支持创业的?当我在斯坦福当教务长时,想建立自己的公司的学生只是少数,但慢慢地这样的学生越来越多,我们的思维应包含创新理念,我们需要建立这样一个生态系统和大的环境。

现在一些创业者不愿意品尝失败的滋味,但其实不是每个点子都能够在市场中获得成功。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个故事,一个人创业的第一家公司失败了,第二家公司也失败了,然后他获得了真正的成功,他创建了微软。通常在成功前,会有无数次失败。在硅谷有大量例子存在,如果你失败一次就放弃,其实是你不敢冒险,不敢冒险就不可能获得成功。

在我看来,中国充满了创业者精神,而且全世界都认可这一点。像阿里巴巴、微信、腾讯等中国公司已经成为全球知名的企业,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,现在很多中国公司走出去,又有很多跨国企业想来到中国,成为中国创业气氛中受益的一员。而且创业创新已经得到中国国家层面的重视。

但除了融资支持外,好的点子想要真正转化成实际的财富,还必须获得政府更多的支持。首先是法治,每个人必须要相信在法律的治理下是平等的。第二是知识产权保护,这是至关重要的。创新是全球的,人们有了好的点子可以走到全球各地,到那些能够帮助他们获得知识产权保护的地方发展。所以,如果中国的机制建设更完善,知识产权保护能够帮助创建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来促进创业者的发展。

创新是可以教授的

创业是不是可以被教育?创业精神是否可以被教授?类似这些问题如今被很多专家所讨论。我的观点是,不仅可以教授创业,而且应该教授创业。

我们可以看到在大的环境中,已经充满了创造力和创新的精神。我们可以看到改变人类相互沟通的渠道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虽然,有了创业精神并不是说每个人最终会成为创业者,但如果一个人已经被我们发现,他有这样的创业想法,而且有这样的激情,想要找到解决方案然后进行商业化,你就可以改变一些方法,帮助他创造好的公司。

当然,创新必须要有非常好的研究来源,也就是说在好的大学进行这种创意学习非常重要。虽然中美的教育体系不同,但中国无疑有很多很好的大学,能够帮助年轻人产生这些非常好的理念和点子。

当我们一旦理解了大学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,我们就能够更好地帮助有想法的年轻人。在斯坦福,除了传统的商学院,我们还有一个设计学院,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学院,它是由一个个项目组成,很多学生都被鼓励参加这些项目,形成各种不同的小组,他们可以共同地来解决一些问题。我们会给学生一些建议,在必要时进行转型。

当然从更加职业的角度看,我们可以是教授一些创业的经历和经验。每年会有很多年轻公司出现在硅谷,他们拥有非常棒的科技,但他们欠缺一些能力,希望能够从技术公司转化成有内部孵化能力的公司。所以,我觉得从创业教育来说,能够尽早让他们了解到需要具有的素质,避免其他人之前犯下的错误,从一家技术型的公司转化成商业模式公司。关于如何应用技术解决问题,我们可以总结很多经验。还有很多的经验是把一个非常好的公司如何一代一代传下去,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些信息分享出去?我们可以教授创业教育,好像我们要教历史一样。

(作者系美国前国务卿、斯坦福大学原教务长,本文摘自《环球时报》,根据作者在不久前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(CCG)、劳瑞德国际教育集团举办中国创业教育研讨会上的演讲整理而成,省委统战部研究室推荐)